架起中美汽车工业交流的桥梁

架起中美汽车工业交流的桥梁

记底特律中华商会 庞剑

  美国,建立在车轮上的国家,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底特律,美国汽车的首都,世界汽车的心脏,平静地座落在美国北方五大湖的怀抱中,悠然地与加拿大隔江相望。
  三年前,刚到底特律,便得知我师兄刘立博士在底特律中华商会做事,当时就有几分好奇,因为我知道他是福特汽车公司的高级工程师,似乎与商会风马牛不相及。后来他给我一份印刷精美的商会画册,翻开扉页,一组年轻而英俊的小伙子的照片绍映入眼帘。我颇为惊讶:这是商会吗?在我的印象中,商会里的人要么油头粉面,要么老态龙钟。
   后来我知道这群年轻人的正式职业是工程师、财务专家等专业人士,而商会是他们为了促进中国和美国汽车工业和商务交流而成立的一个非盈利的组织,他们的工作全部是义务的。我拿起商会的会徽仔细端详,会徽由“底特律中华商会”英文缩写DCBA组成,四个古典的字体形成一个圆圈,象一枚古代的银元,又象一枚图章,东西方金融的意念在这幅简单的画面里展现得淋漓尽致。许多人对这个独具一格的商会充满了好奇,下面的故事会慢慢地揭开这层朦胧的面纱。一。商会的诞生与成长
  2002年5月的一个中午,我匆匆忙忙地赶到福特汽车公司总部餐厅,约好与商会创始人刘良和胡云华见面。餐厅非常雅致,阳光透过巨大的浅蓝色玻璃窗照射进来,投下斑驳的影子。胡云华先来了,面对我坐着。她一身职业女性的装扮,显得十分端庄,眼睫眉纹得非常精致,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不时地扫视着周围,看上去精明强干。一见面就滔滔不绝地讲起了,谈起商会就如数家珍。她口才极好,对多年前发生的小事都记忆犹新。她沉默片刻后,谈到我们这一代人,这一批人,我们的困惑与追求。
  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一批批中国学子跨越太平洋的碧波,来到梦寐以求的美国求学。在环境悠雅的校园里渡过了几年艰苦的求学生涯,当戴上了博士帽和硕士帽时,学子们欣喜若狂,实现了第一个美国梦。然后找到稳定而收入丰厚的工作,逐渐购置新车,买了房子,跨入中产阶层。舒适安逸的日子让他们品尝到艰辛奋斗换来的甘露,真可谓是“书中自有黄金屋”。
  享受了一段时间舒适的日子,人们又开始思考起来:生命的意义在那里?人生的下一个目标在那里?新的追求在那里?
  美国,世界上最先进的国家。美国,一个完全不同于中国的国家。美国,一个已经发展完好的国度。在这样的国度里,个人发展的机会并不多。而二、三十岁才蹋上这片梦中圣土的中国人突然发现自己在文化和语言上与美国主流社会总有些隔阂,在社会的边缘间游离着。
  我们将眼光转向了养育自己的大地--中国。进入九十年代,中国的经济开始腾飞,一栋栋高楼大厦雨后春笋般地拔地而起,古老的国度渐渐地在与世界接轨。我们欢呼着,为祖国的发展跳跃着!这些“不安分”的人开始了自己新的梦想,一方面开始寻找自我人生新的定位,另一方面也想为中国的发展尽份赤子之力。
  胡云华兴正致勃勃地谈着,刘良走过来,站在她身旁。胡云华抬起头朝他笑了笑,让他坐下。刘良中等个子,戴着一副浅色墨镜,那淡淡的微笑透着几分深沉。我们握过手,他便讲述起商会成立之初的故事。
  1989年,刘良在日本拿到博士学位以后,就来到了美国,到著名的密西根大学做访问学者,沉迷在学术研究之中。闲暇之余,他接触到许多在汽车公司工作的中国人。突然间,他发现工业界比学术世界更加辽阔,充满了机会。这样,一年以后他加盟了一家在密西根的日本汽车零部件公司。后来因为“福特”要与上海汽车公司办合资企业“延锋”,急需招聘一名业务强干的中国人。“福特”的一为高级主管慧眼识珠,把刘良网落到“福特”,参与到这个合资项目之中。
  九十年代以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汇聚到底特律。在这种环境下,一些中国人的组织应运而生。1992年,底特律中国人协会成立,后来发展成为美国北方最有影响力的华人社团。密西根大学教授倪军博士,这位美国总裁奖得主,成立了“中美汽车研究院”,他想为中国和美国的汽车技术交流穿针引线。各种各样的同乡会、校友会等组织更象雨后春笋般份份诞生。
  刘良,这位谦和而精干的“湖南骡子”敏锐地观察到底特律中国人的现状和中美汽车商务交流的趋势。在众多的组织中,却没有一个专门从事汽车商务交流的机构。而中美之间的商务交流与日俱增,中国的汽车工业正在蓬勃发展,美国三大汽车公司和零部件厂家份份登陆中国。1995年,通用汽车公司和福特汽车公司在上海竞争与上海汽车公司建立合资企业。这些都牵动着华裔汽车工作者的心。我们站在太平洋西岸,眺望着遥远的东方,心中安捺不住的冲动,想为中国的汽车事业做点什么。在今天全球化的大环境中,中国汽车的发展必然与世界汽车业的大格局紧密相关。生活在世界汽车心脏的中国人跨越东西方文化,熟谙中美汽车发展的脉搏,具有巨大的优势。
  刘良陷入沉思,突然他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组织一个华人的商业机构,为中美汽车商务交流牵线搭桥。随后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志同道合的胡云华,这位闯劲十足、渴望干出一番事业的上海女性。他们的想法十分吻合,谈得非常投机。这时的胡云华在“福特”做财经工作。刘良说:“这个组织就叫工商俱乐部吧。”
  后来薛小林、郁向东、庞静等人加入到“工商俱乐部”。1995年春天,这群人在一家叫“瑞典宫”的餐馆聚会,畅谈着国内一片大好形势和自我抱负,又思索着自己的困惑。会议的气氛非常热烈,刘良提议:“我们把这个组织改为‘底特律中华商会’吧?”人们觉得这个名字很好,都欣然同意。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他们再次聚集在庞静家的地下室,商讨商会的具体事宜。在昏暗的灯光下,大家集思广益。最后把商会定位为置根于底特律,面向主流社会,面向中美和其他国家的服务性的机构。刘良被推选为会长。在仔细分析了中美社会状况、自身优势和底特律的特点后,他们明确了两个方向:一是在中美商务,特别是汽车商务上,建立起一座桥梁;二是为当地的中国人提供商务交流的场所和个人发展的机会。随后,他们聘请了前美国住华大使伍德科克先生和密西根州政府商务部亚太组主任的吴明武先生商会顾问,这为商会与美国主流社会的沟通奠定了基础。8月31日,刘良到芝加哥拜会了总领事馆商务组长张英振领事,通报了商会成立情况和活动计划,表达了愿配合商务组的活动,并为中美工商交流起桥梁作用。
  商会成立的消息不径而走,周围有些人对他们的行动不理解,心想一帮工程师去搞起商会,觉得不伦不类。但刘良等人主意已定,而且看到了光明的前程,就执著地开始准备工作。况且大家都意识到在服务社会的同时,个人的组织能力、领导能力和与人沟通的能力会得到大大锻炼,而这在大公司里这种锻炼机会微乎其微。
  商会成立后,就开始朝着确定的目标努力。他们首先组织了一些讲座。95年8月,商会办了第一个讲座,请到在美国长大的华人Jamie Wang。王办了一家计算机公司而且业绩不错,搞计算机组装和软件开发,在密西根的华人中有一定知名度。那时电子邮件还不普及,商会成员就打电话通知认识的朋友,邀请他们来听讲座。讲座那天,来了四十多人,气氛热烈。王讲述了自己办公司的经历和辛酸的故事,听众受到很大启发。
  第一次讲座获得了成功,商会成员倍受鼓舞,于是他们接着办了许多其他讲座。所请的演讲人不仅有中国人,而且还有美国人。96年初商会请了底特律地区的知名企业家Dwight Carlson先生。Carlson先生白手起家,艰苦创业,将公司发展成年产值达十亿美元的公司。这次讲座让华人看到了美国企业家的成长过程和在主流社会中成功的经验,这对有志于办企业的中国人颇有启发。96年6月29日商会请了-德尔福汽车公司付总裁和住华首席代表Rudi Von Meister介绍“德尔福”在中国的发展。97年6月5日,商会组织了“香港回归对亚太及北美经济之影响”专题讲座。在以后的讲座中,他们还邀请三大汽车公司的人来当主持,这样商会的影响慢慢地渗透到大公司里面。
  在办了一系列讲座以后,商会对讲座进行了调整,将内容进行分门归类,开展了几个专项活动:中国论坛、园桌会议和年会。
  中国论坛的目的是面向大众讨论中国的政策。论坛以中美交流为主题,让美国人了解中国,也让久居美国的中国人了解祖国的发展现状,同时为来访的中国代表团提供一个交流的场所。论坛的选题多数是人们感兴趣的热点话题,比如WTO,中国加入WTO的进程不断发展,商会就组织不同的论坛。
  1998年1月20日,第一次中国论坛登台亮相。这是由第二任会长胡云华发起的。商会请到了Coopers & Lybrand公司的顾问Christopher Cooper先生,演讲主题是“中国国营企业改革和美国公司的机会”。Cooper先生曾经在北京和上海工作多年,考察过中国国营企业现状。他讲述了如何在错综复杂的商务环境和独特的东方商务关系中求取生存和发展。用西方学者独特的思维方式分析了中国政府关于“抓大头,放下头”的国营企业发展政策。对中国国营企业的改革和发展刻画得入木三分。
  同年2月22日,由中国汽车工程师协会理事长张兴业先生率领的中国汽车代表团来底特律参加国际汽车展览与学术大会,会议期间,商会邀请张兴业和其他团员讲述了中国汽车工业的现状和发展趋势。这是商会的第二次论坛。从那以后,每年中国汽车代表团都会与商会联合举办这样的专题论坛。在这论坛上,美方公司了解到中国汽车工业在过去一年的情况,未来一年的发展和政策。代表团的许多成员来自汽车厂家,他们可望了解美国汽车发展的情况,寻求与美国公司合作的机会。而美国公司也希望利用这个机会与中国企业直接沟通。一些零件厂商与中国汽车公司通过这个论坛建立联系,有的建立了合资企业。
  迄今为止,商会已经举办了二十多次“中国论坛”。论坛题材广泛、内容丰富、紧紧抓住时代的脉搏。论坛已经成为底特律地区引人注目、影响颇深的讨论平台。
  除了讲述中国政策的“中国论坛”外,“安娜堡园桌会议”则为从事商务交流的人提供了一个交流的平台。安娜堡是底特律西边一座风景如画的小城,著名的密西根大学就坐落于此。住安娜堡的一位中国人赞助了园桌会议,以后每次会议就落户这座小城。第一次圆桌会议于1997年10月16日举办,入会者围坐着一张大圆桌,介绍设计的项目,寻找投资,分享做生意的经验。这对有志发展自己公司的人帮助非常大。
  商会每年都举办一次高规格的年会。年会的主题是探讨中美经济贸易关系、政策和策略。中美双方每年都派出高级别的官员参加年会。1999年年会时,中国国际贸促会付会长崔玉山率代表团,专程参加年会,中国住芝加哥总领事馆的巍瑞兴总领事也出席。美国福特汽车公司国际关系部主任William Kelly,美国通用汽车公司高级经济专家Mustafa Mohatarem等在大会兴致勃勃地发言。这次大会的主题是中国加入WTO与中美贸易关系。2000年年会时,中国住华盛顿大使馆公使衔经济参赞施建新、中国驻芝加哥总领事馆领事沈伟廉和黄振华,美国大底特律商会付会长John Carroll,专场赶来发表演讲。在年会上,中美双方都会介绍各自国家的商务政策。 
  他们讲诉了许多商会的故事,我却有点听糊涂了。我长嘘一口气,眺望着窗外。绿叶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一串串细翠的光泽,煞是好看。胡云华看出来我已经迷失在商会的河流中了,就掏出厚厚一打资料,并一页一页地讲述。她递给我一份简报“华人实业家”,这是商会成立初的一份刊物。
  那时,为了能与广大会员沟通,向社区提供信息,同时也记录了这个组织的历史,商会出版了一份简报,这样“华人实业家”就出炉了,由胡云华担任主编,陈祥华和边策任编辑。他们将收集的材料剪下来和自己撰写的文章拼在一起,再拿去复印,1995年4月,第一期月刊问世。读者寄回很多反馈,对刊物大加赞赏。1997年许浩宇接任了简报的主编,改版成英文出版,把刊物质量提高了很多。在办“华人实业家”的同时,商会开办起自己的网站。95年,商会刚成立时,许浩宇正在奥克兰大学攻读计算机硕士,他就利用自己的特长为商会开辟了一个网站。后来,把简报搬到网上,读者大增。
  回到家里,面对这么多资料,我不知从何读起。于是就登上了商会的网站。我惊奇地发现,上面的资料非常多,提供了几百项中美合作的项目。我眼睛一亮,期待能找到自己能干的项目。但对这些需要大投资的合作项目,我却无所适从。现在像我这样登上商会网站的人很多,有很多人找到自己所需求的资料和信息。
  商会日以壮大。现在除了商务外,商会开始溶入中国人的社区活动,如在香港回归的时候,在当地报纸上发表庆祝贺词;云南地震的时候捐款灾区;与其他中国人组织一起帮助美国穷人,开办“慈善晚餐”。另外,商会还在底特律地区第一组织了华人高尔夫球比赛,这个赛事一直延续下去,每年一次,成为了一个传统项目。商会已经在发展成在华人社区影响很大的一个组织。
  在以后与商会成员的接触中,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很多人都担任了会长,除了刘良和胡云华外,郁向东、陈新、许浩宇和刘立都当过。每个人只能担任一年的会长,这种轮流坐庄的体制使这个组织一直充满着活力,新鲜力量不断涌入,难怪这么多年,商会一直都活跃在中美汽车商务交往的舞台上。商会经历了七载,从小到大,从默默无闻到大名鼎鼎,一步一步地走向成功。商会的成功在于它有一个明确而伟大的目标,一个很好的机制,成员直接坦诚的沟通和大家不竭余力的努力。商会的理事在不停的轮流更换,新老理事有着良好的沟通,文化和传统一代代继承下去。商会的体制随着环境的变化而不断地改变,但商会的宗旨没有改变。商会在中美商务交流之间建立的桥梁和在社区建立的桥梁正在不断地延伸。

二。组织中美汽车交流会
  1997年2月21日,底特律笼罩洁白的雪花之中,到处一片银装素裹。市中心静悄悄的,可是在COBO中心里面却漾溢着热情的气氛,“中美汽车零部件及设备厂商会议”的结束宴会在这里举行。COBO中心在世界汽车界大名鼎鼎,每年的世界汽车工程师大会和汽车展览会在这里举行,世界各地的汽车工作者云集于此。宴会大厅里,人们西服革履,谈笑风生,荡漾着笑容,频频举杯。
  主持人声洪如罄,用极富磁力的声音宣布大会正式开始。计算机控制装置将贵宾的名字投射在主席台的大屏幕前,贵宾们便兴致勃勃地步入大厅,人们报以热烈的掌声。等贵宾介绍完毕,主持人拉长声音宣布美国联邦参议员阿伯拉翰时,全体起立,阿伯拉翰参议员款款步入大厅,频频向人们挥手,大厅里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刘良走上主席台,向人们致以真诚地感谢。几个小时前,邓小平去世的消息传遍了世界。当刘良听到这个噩耗时,心情十分沉重。这位伟大的改革者把中国的大门打开,让中国与世界沟通了,这样,他这位学子才有机会到美国留学。他声音低沉地向大会建议默哀三分钟,人们低下头,向这位伟大的改革者致敬。
  刘良抬起头,凝视着会场,眼眶里闪动着泪花,视网膜有些模糊。他为一个伟者的去世而悲痛,同时这次会议的成功举行又让他激动。准备这次大会而忙碌的情景在脑海里翻腾。
  商会成立后,一直按照既定的两个宗旨运行着。他们举办中国论坛、接待来访的中国代表团、服务社区,但这些活动都是小规模的,影响有限。这群华夏之子心中一直萦绕着一个梦:要在中美汽车工业商务交往方面做点大事。于是,刘良、胡云华、薛小林等人开始酝酿一次大规模的活动,想把与中美汽车界有关的关键人物都请来,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当时他们都在零部件部门工作,而进入中国的美国公司多半也是从事零部件生产。95年11月,他们开始描绘“中美汽车零部件及设备厂商会议”的蓝图。
  随后,在“华人实业家”上登出了这个决定。这个主意一出笼,赞成和反对的声音此起彼伏。赞成的人佩服他们的魄力,认为这对中美汽车交流做了一件大事;而反对的人却认为这批工程师们异想天开,商会没有资金和背景,要把中美汽车界的高层人物聚在一起简直是天方夜谭。
  决定已下,大家就集思广益,提出了初步设想。但是没有资金,人们并没有多大的信心。虽然刘良自己心里也没有底,但他却想方设法地把大家凝聚在一起,调动积极性。商会几个核心人员沟通十分频繁。为争取到各方面的支持,他们精心准备了大量中英文材料。没有钱,他们就自己掏腰包,印刷材料、打电话等。刘良的太太每次收到高额电话账单时,都抱怨一通,但事后又理解丈夫的一片拳拳之心。
  美国公司负责亚太事务高级主管们的支持是这次会议成功的关键。而他们却是日理万机,经常穿越在美国和亚洲之间,今天在北京,明天可能在东京,要与他们联系上并非易事。刘良经常在夜深人静,孩子入睡以后,就开始与亚洲方面的联系,那边正好是白天。他们不愿其烦地发传真、打电话。有些公司的主管们对这件事情不屑一顾,毕竟“底特律中华商会”太没有名气了。有时对方对商会打来的电话都有些不耐烦了。但最后他们锲而不舍地努力和执著的精神打动了主管们。比如他们去找ITT汽车公司的Roy Sheldon时,追了四个星期才得到答复。
  “美国国际汽车工程师协会”(SAE)是国际汽车界最有影响的一个组织,争取到SAE的支持至关重要。商会的成员都是SAE会员,他们还认识SAE理事李礼同。通过李先生,商会与SAE高层建立起联系。1996年5月,刘良率领商会代表团到SAE总部匹兹保,与SAE理事长会谈。最后达成协议,SAE成为这次会议的组织者之一。
  紧接着,他们去华盛顿找美国商务部。与汽车局John White主任会谈,争取到美国政府的支持,并邀请了一位付部长Mike Cuas担任大会的名誉主席。刚刚从华盛顿回到底特律,他们马上又马不停蹄地到密西根首府Lansing寻找州政府的支持。商会顾问、州政府商务部亚太组主任的吴明武先生帮商会在州政府建立起联系。这样密西根州政府也成为大会主办者之一。
  确定了美国方面的支持后,商会把眼光瞄准中国。刘良、胡云华和黄亚胜利用自己的休假时间赶赴北京,见到“通用”中国采购部门负责人。刘良虽然对这次会议信心十足,也估价会得到支持,但是在跟这位负责人谈到大会事情时,心中却有几分忐忑不安。这位负责人一听介绍,便兴奋地说:“我们应该早点做这件事情。”听摆此话,刘良等人非常兴奋。
  他们又通过一些渠道见到了机械工业部吕福源付部长。吕部长为这些海外中国学子们的热情和抱负所感动,极力支持这次活动,写了祝贺信。接下来,他们拜会了中国汽车工程师协会和中国汽车集团,并使他们加入到会议组织者的行列。中国汽车工程师协会负责协调中国方面的联络和联系中方演讲者。中国汽车集团在密西根有个办事处,这也方便了商会与中国的联系。
  离开北京,他们风尘仆仆地去了长春的“一汽”和上海的“上汽”,一方面是介绍大会情况,另一方面是了解中国汽车现状。当他们去上海时,“上汽”付总裁陈廷越亲自到机场接他们。陈廷越是陈新的父亲,而陈新是商会的核心成员,后来也做过主席,这层关系为商会与中国建立联系起了重要作用。
  商会通过广交朋友,争取到中美两方政府、汽车界高层人士和厂商的支持。商会的这步战略得到了广泛认同。可是还有一个最关键的事情没有落实:钱!
  资金没有落实,一切都是画饼充饥。很多人依然信心不足,刘良心中也没有底。集资成了最紧迫的任务。他们到“福特”、“通用”等公司化缘。每到一个公司,他们都针对性地准备好了材料,刘良主讲,其他人补充,一切都有条不紊。“福特”中国部负责人Keith David对大会的构想兴趣浓厚,认为这是与中国汽车界全面接触的良机,于是决定出资五万美元资助大会。有了这笔钱,大家欣喜若狂,信心倍增。后来“通用”也出资五万美元,其他零部件公司资助十万,这样他们共筹集到二十万美元的经费。这为会议的成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们几乎每个星期都与“福特”或“通用”或零部件公司开会,详细商讨会议事宜。比如,“福特”出了很多人力财力帮商会出谋划策,讨论每一个细节。
  经过十八个月紧锣密鼓的筹备,已经万事具备。这期间,他们将所想到的、与汽车有关、有影响的人都找到了,并得到了他们的支持。一些人给予他们很好的建议,比如密西根大学中国文化中心教授Kenneth DeWoskin,一个中国通,汽车行业公认的中国问题专家给商会很多有价值的咨询。这个过程中,他们找各种机会来推销自己,与“福特”、“通用”等公司的付总裁会面,商会的影响力逐渐扩大。
  1997年2月19日,COBO中心聚集着六百多位来自中国、美国、日本、英国、香港、台湾等地区的汽车同行。中国派出了八十多人代表团,这是中美汽车交往史上最大的代表团。在为期二天半的会议上,五十九名美国人和八名中国人进行了演讲。大会共组织了六个综合研讨会和八个专题讲座。演讲的题目涉及到介绍中国汽车业发展给世界汽车厂商机会的“机遇与挑战”和“与中国合作的前景”,中国人口结构和消费形式,地方与中央的关系,中国汽车零件生产现状,中国汽车标准,金融管理与控制,外国专家与当地雇员的关系,外商如何进入汽车零件中国市场,美国的进口政策与环境,美国汽车现状,等等。
  这次空前的中美汽车交流会吸引了两国媒体。美国汽车界权威杂志“Auto World”(汽车世界)连续二期报导这次活动。Detroit Free Press(底特律自由报),SAE Automotive Engineering(汽车工程),US Auto Scene(美国汽车风景),WQRS电台,WWJ电台,人民日报海外版,世界日报,桥报,等中美媒体对大会进行了大量报导。这次大会在中美两国的汽车界产生了巨大影响,也载入了中美汽车交往的历史史册。大会以后,商会还组织了中国代表团到“福特”,EDS等公司参观考察,让中国汽车工作者了解到美国同行的情况。商会还编辑了一本<<会议文集>>,与会者人手一本。书最后列出了与会者的通讯地址、电话,后来很多人用这本书找到了他们所需要的信息和联系渠道。这也是底特律地区华人第一次编辑出书。
  我翻阅着大会资料,想象着盛况的场景。我难以把我认识的这批工程师和影响中美汽车界的盛会联在一起。但这的确发生了!他们的理想、追求、魄力留给我致深的印象。他们是一群追梦的人,是将梦变成现实的人!他们的梦还在延伸。三。架设中美汽车商务交流的桥梁
  1997年9月11日,在底特律古典的市政府会议大厅里,四川省常务付省长李达昌与底特律市长丹尼斯亲切会谈,交换信息。记者们举起相机,镁光灯频频闪起,记录下中美省市交往的一个历史时刻。而这次会谈是底特律中华商会安排的。
  受美国CPC投资公司的邀请,四川省招商团一行30人到美国进行招商和商务活动,这是四川省一次大手笔的对外商务活动,由常务付省长带队。在底特律的活动由商会全程安排。商会还安排他们参观福特汽车公司,与“福特”中国部负责人会谈,安排招待会与四川同乡见面。在这些场合,李省长介绍了四川的情况,表达了四川发展汽车工业的愿望,希望与底特律地区进行合作。这些活动同样为美国有关方面了解四川提供了一个机会,而四川人对家乡人的到来更是欢欣鼓舞,渴望知道家乡每一天的变化。
  商会接待过很多这样的国内代表团。代表团到底特律来时,可望与美国主流社会建立联系,寻求与美国公司合资合作,商会就给他们牵线搭桥,帮他们联系会见主流社会高层、参观工厂。比如,1996年9月,接待了来参加中美贸易促进会年会的第一汽车集团总工程师、付总裁许兴尧先生;1997年9月,接待了中国交通银行代表团;97年10月接待“金杯”汽车公司代表团;1998年1月,接待中国“汽车之友”杂志主编王海波;11月接待南京科技大学代表团;接待中国机电进出口付总裁赵志明;等等。作为中国汽车工业的龙头老大,上海汽车工业公司在成功与德国大众合作后,就一直瞄准着美国。1997年,“上汽”决定在这个汽车王国的心脏底特律成立一个办事处,作为与美国汽车界交流的窗口。可是人生地,他们有些茫然。这时他们自然想到了陈新,这位来自上海的精明小伙子。陈新马不停蹄地为“上汽”办事处寻找地址,牵线搭桥。
  商会在底特律地区涉及中美商务领域和在中国汽车界有了巨大影响力,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建立了广泛的关系网。他们利用这种影响力和关系网为中美商务交流做出了巨大贡献。商会与很多机构建立了联系和合作关系:美国商务部、全美中小企业联合会、美国大底特律地区商会、底特律经济发展公司、美国国际汽车工程师协会、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芝加哥总领事馆、中国汽车工程师协会、中国机电进出口商会、中国科学服务中心、密西根州政府、底特律市政府、密西根工作就业委员会、美国大底特律地区的企业公司、中国国际商会和部份省市商会、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美国大使馆、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中国国际商会驻美国代表处、中国部份省市经贸工商机构,等等。
  商会也到中国去与中方建立起良好的合作关系。97年12月,刘良与中国汽车工程师学会在北京签定了友好合作协议书,确定了交流项目。每年中国汽车工程师学会代表团到底特律来时,都与商会举办中国论坛,专门讨论中国汽车发展问题。商会还不定期地组织成员到中国去考察中国汽车现状,为中国汽车公司在美国寻找合作夥伴。1998年,郁向东访问江苏,与江苏省外贸厅达成合作协议。2001年,刘立参加了“中国西部海外考察团”,访问了西部一些地方。
  商会还为美国公司进入中国打开一扇窗口。1998年,著名的Butzel Long律师所想去中国拓展业务,找到了“美国大底特律大商会”帮忙,这是美国公司的一个商业组织。“美国大底特律商会”就向律师事物所推荐“底特律中华商会”。中华商会为律师事物所提供了中国文化和中国商务等消息。后来,这家律师事物所在中国的生意非常红火,很多到中国办企业的美国公司都请这家律师事务所做法律顾问。一些美国公司到中国去找中国贸促会推荐合作的中国公司时,被提供的公司往往只有一两家,这样选择余地受到限制。于是有些公司就通过商会,商会可以帮他们找到更多的合作夥伴。中华商会帮助过很多美国公司进入中国,在这个过程中,商会也走进了美国主流社会。
  2000年,密西根州长到中国访问。走在繁华的北京和上海街头,他有几分迷茫了,眼前的看见的跟他想象中的中国是大相劲庭,他不敢相信自己脚踩着的是中国的土地。接着,他参观了一些公司和设施,中国给他留下了致深的印象。他发现密西根与中国有着广泛的合作空间。在北京的一次酒会上,他兴致勃勃地宣布密西根准备与中国对外贸易经济委员会搞个中美双方经济洽谈会。
  州长回到密西根,坐在一把旋转椅上不停地转动,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眺望着户外雅致的环境,他思考着与中国合作的事宜。他转过身来,面对几位部门负责人,无可奈何地笑了笑,摇头说:“我们对中国太不了解了。当时我对与中国合作的承若太草率。”周围的人耸了耸肩。他们商讨“中美双方经济洽谈会”已经有好几次了,发现执行起来难度很大。装饰古雅的屋里一片寂静,人们沉默不语。突然,一个人打破沉默:“我们可以找底特律中华商会。”于是就滔滔不绝地介绍起商会的情况。州长眼睛一亮,仿佛看到了一线曙光。他当场拍板,邀请商会加入这次会议的组织工作中来。
  这次“中美双方经济洽谈会”得到外经部马秀红付部长和密西根州长全力支持,但是双方的目的都是想多出口,这样就产生了矛盾。商会尽力在中间斡旋,协调双方立场。比如大会的演讲主题,美方希望中方讲WTO,而中方不愿意,担心可能泄露机密从而影响到中国的谈判。美方认为在当时的大环境下,美国企业非常希望知道中国加入WTO的进展。双方僵持不下,商会协调双方,刘立还专程到北京一趟。最后双方确定不以WTO为题目,而是谈中国经济未来的前景、发展方向,这样也会提到WTO。由于东西方文化的差别,在交流时经常会产生误会,中方提出的要求,美方认为不太合理;同样,美国提出的要求,有时中方也不能接受。这批来自中国而又长期生活在美国的东方人,长期受两种文化的熏陶,他们深暗这两种文化的差别,而他们利用这两种文化不同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巧妙地化解了尴尬的难题。这种跨文化的优势让他们把中美汽车商会这座桥梁架得十分牢固。
  正当一切准备就绪时,一场不测风云从天而降。美国军用侦察机跨越中国领空而被中国战斗记迫降在海南机场。中美两国之间顿时乌云密布,一种冷战状况笼罩在中美上空。中美政府之间的交流降到了最低点。商会介入的这次“中美双方经济洽谈会”流产了。
  商会只是一个民间机构,一个由一群热血青年发起的非营利组织。他们想用一颗颗热忱的心为中国和美国汽车商务架起一座坚实的桥梁。可是眼前只是一道绚丽的彩虹,顷刻间烟消云散。他们十分失落,面对精心的准备付之东流,只好仰天长叹。但叹息后,他们又开始了新的努力。他们从来没有气馁过。中美之间的关系一波三折,政治风暴经常是风起云涌,商会的运作时常会受到影响。虽然这次活动没有成功,但商会与美国密西根州政府和中国外经部高层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联系。四。个人的成长
  早上起来,一股浓郁的秋天的凉意向我袭来。前两天,刘良打电话给我,说他回到密西根出差,待几天又要回日本。周末的大街上,来往的车辆很少,来到他下榻的饭店,四周一片静谧。在大厅里,我见到了他。他身着T恤,表情轻松。刘良兴致勃勃地谈起了他的工作。现在他官拜韦世通汽车公司亚太地区战略规划总监,负责公司在亚太地区市场的开发。“韦世通”在亚太地区的营销额和利益每年都以13%的速度增长。他大部份时间马不停蹄地在日本、中国、韩国、泰国、印度等国家之间穿梭,用日理万机来形容似乎并不过份。今天,他却很轻松,我们谈完话后,他将去打一场高尔夫球,那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抽点时间修闲一下,对他来说是个极大的享受。可是这样的时间不不多,他期待着以后多有些随意的日子。
  告别了刘良,回到家里。凭着栏杆,眺望着清澈的湖水。淡淡的云朵和蔚蓝的天空倒影在水中,随着波纹在缓缓地漂动。今天是个秋高气爽的好日子,想必刘良已经在碧绿的草坪上潇洒地挥杆。蓦然回首,商会其他人的影子在眼前晃动。经过这些年的磨练,有些人成功了:胡云华现在是福特汽车公司亚太地区采购部经理,被派往上海;薛小林担任上海延丰汽车公司项目经理;来自台湾的黄一成喜欢打乒乓球,对乒乓球的拍子很有研究,后来他开办了一个小公司,专门生产乒乓球拍;刘宁回国到西安开公司,建立理疗数据库;黄景立担任EDS付总裁;。。。。。。
  商会不仅对中国人锻炼大,参与商会工作的美国人也受益扉浅。有一个美国人Richard Gartland,“福特”的质量经理和专家,酷爱东方文化,曾经到喜马拉亚山去爬山度假。当他听说“底特律中华商会”时,非常想接近商会,后来成为商会的理事,协调了几次“中国论坛”。当“福特”要招聘一名高级主管派往日本“马志达”公司时,Richard在众多的候选人中脱颖而出,原因就是他了解东方文化又有在中华商会工作的经历。还有一名叫Dan的美国人也参与过商会的工作,前不久,“福特”在物色中国采购部门负责人时,他申请了。后来,“福特”高层来徵求胡云华的意见,胡介绍了Dan在商会的工作情况,这样他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位子。
  当年,商会的核心人员工作非常投入,有时发疯似的工作,还要兼顾本职工作和家庭。特别是筹备“中美汽车零部件及设备厂商会议”的最后阶段,夜以继日,每天开会,每个细节都逐一认真检查,如会议场地、讲员、材料准备等方面。但现在回想起来,他们觉得这种付出非常值得,因为组织才能和领导才能得到了锻炼。可是中国人在美国公司里面很少有这种锻炼的机会,这样象商会这种社区组织就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施展才华的舞台。在这个大舞台上,他们编织的一张张人际关系的网络在有意与无意之间给他们带来许多个人发展的机会,而组织和领导能力的锻炼又让他们在管理的位子上如鱼得水。商会是一个孵化器,一个暖房,他们在里面磨练着,等待着,一旦走出去,他们就可以在自由的天空中翱翔。商会核心成员成长了,参与商会工作的美国人成功了,但更多是曾经帮助商会工作的会员也成长了。商会象一个营养丰富的苗圃,孕育了一颗颗种子,正在撒向整个社会。五。交流的桥梁更加宽广
  我收到了一份电子邮件,商会邀请我去参加他们的一次工作晚餐会。下班后,我匆忙地驱车来到二十公里外的一家餐馆。商会正在讨论“2002年中国汽车零部件展览会”的准备工作。
  商会精心策划的“2001年中美贸易会议”因为中美关系陷入低谷而流产。这件事情一直在商会成员心头萦绕。他们思考着怎么利用这次活动积累的经验再为中美汽车界做点什么。
  每年秋天,在世界著名的赌城拉斯维加斯都举办一场声势浩大的“汽车售后服务展览会”。许多中国汽车公司蜂拥而致,向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推销自己的产品。商会建议一些中国公司到底特律来,直接向美国汽车制造公司提供零部件,这样利润会高些。很多人没有信心地摇头,因为售后服务对零部件的要求比新车要求低,况且他们没有直接进入美国公司的渠道。
  胡云华在思考着怎么让中国汽车配件进入美国汽车工业的主流,她萌生出在底特律办一次中国汽车零部件展览会的念头。她给商会成员发了电子邮件,她的想法与其他人不谋而合。在她准备到上海出差时,商会委托她到上海汽车公司去洽谈这件事。
  随着中国加入WTO,中国正在变成世界制造中心。中国产品质量的信誉在逐步提升。世界汽车市场的竞争越来越激烈,汽车公司想方设法在保证质量的情况下,减少开支。中国廉价的产品慢慢地得到世界的亲昧。美国汽车公司在份份登陆中国的同时,也在认真评估中国制作产品的质量。有些公司开始采购中国制造的零件,但是多数美国公司对中国产品还是缺乏深层次的认识。商会办这次展销会的目的就是要让美国企业全面了解中国汽车界的制造能力,让中国汽车零部件厂商有机会进入美国市场,并与美国汽车制造公司直接接触。
  从2001年11月开始,以现任会长刘立博士为首的组织委员会开始紧张地筹备着这次“2002年中美汽车零部件展览会”。现在已经是商会顾问的胡云华去年到上海出差时,与上海汽车公司总裁胡茂源商讨展览会事宜,争取到“上汽”对这次活动的赞助。“上汽”对这次展览会非常重视,派人专门负责协调。2001年,美国的经济开始下滑,而911事件更是给低迷的经济雪上加霜。几大汽车公司虽然都表示支持展览会,但却捉襟见肘。而现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汽车行业已经上了几个台阶,变得财大气粗。真是西方不亮东方亮。
  展览会预定于2002年10月29日和30日在密西根的Marriott饭店举办展。除了上海汽车集团的参与和赞助外,还有东风汽车集团、金杯汽车集团、一汽集团、南方工业公司等近五十家公司将参加这次展销会。中国汽车工业的协调部门“中国汽车生产协会”积极与商会联系,成为这次展销会主办单位之一。胡茂源、中国汽车生产协会常务理事长蒋雷和付理事长张志红等中国汽车界重量极人物将出现这次会议。展览会筹备会还邀请了美国三大汽车公司主管采购的付总裁将在大会上做主题演讲。预计美国汽车公司及各大零部件公司主管采购的人员来参加这次展销会。
  商会开始紧锣密鼓地开始准备各方面的工作:联系展览中心和展台安排、旅馆、与中国参展单位联系、寻找美国三大公司高层的支持、与媒体接触、制作展览手册和资料,等等。他们一切都按照正规商业程序来运作,井井有条,风格跟大公司一样。今年拉斯维加斯的展览会将与11月6日举行,中国方面考虑到成本问题,建议商会将底特律的展销会推迟一天。这样一来,把商会的整个计划打乱了,他们不得不重新安排。
  这次展销会对中国汽车行业和底特律中华商会的发展意义重大。这是中国第一次带产品来底特律来参加大规模的展览;第一次让美国的汽车制造公司和零部件公司全面地了解中国汽车产品、供应商、生产体系和生产技术;这也是商会第一次举办实物的展销。这种中美汽车界的相互了解和合作对中美汽车的未来意义深远。
  我坐在餐馆里,关注着商会的讨论。他们把会议手册递给我时说这是他们的第十五稿!他们把展销会的每个细节都安排得仔细,展览会资料的设计排版、研讨会的主题和演讲人、展台的设计、参观人员的接待、甚至参展零部件的运输和报关等,他们尽可能地把一切事情都想到。
  离开餐馆时,已经过了十点,月亮和星星高高地悬浮在空中,北方仲夏的夜风吹在身上十分舒适。我开车回家,我没有事了。可我知道,商会的每个人回到家里还要继续工作,而第二天,他们还要上班。象这样的会议,他们一个星期至少开两次。在以后的日子里,每个人都必须落实自己的分工,用自己的时间、自己的汽车、甚至自己掏钱做这些事情。我仿佛看到他们开着车在太阳下、在月光里,穿梭着在高速公路上,为着自己的理想。我为他们祈祷,真诚地祝福他们!